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女子大生的耻辱夜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女子大生的耻辱夜

我工作累了,很想脱离大阪市的烦杂,于是大约是在一个秋阳微弱的午后二点左右,我决定登上六甲,这是一座相当优秉的山,搭阪急电车,只要三十多分就可以到达六甲山。

这是一座我爬过有兴趣的山,我曾经爬过几次。

我故意避过襁车或大桥,慢慢地优闲爬人烟稀少的小径,突然,天空一片阴霾,我一口气直登山顶,暂时在一间茶店躲雨,仔细一看,外面正降起了倾盆大雨。

看样子这场雨,不会很快停,我担起心来了。带来的钱不多,又没有其它较便宜的旅馆。

幸好,这家茶的老婆婆人非常亲切,她要我暂时住,此空房四、五间,饮料等也相当丰富。

老婆婆招呼我到里面的一间,屋内正座落在六甲山脉的三角点最高峰,霏霏的雨丝更显得蒙陇美。

一想到必需在此孤伶伶的渡过一夜就觉得伤感,突然又令我想起妻子恐怕会为自己担心。世间只有妻子和自己最亲密,每天见面不觉得什么,离开后,才觉得思念起来。

老婆婆端饭菜,一边和我闲聊起来,原来家中还有丈夫和一个女儿。丈夫出门,可能被这场雨挡进了归路。

至于女儿原本在人家中帮佣,最近因为主人的女儿病,死所以赋闲在家。现在成天在家,睡觉看书。

听说店家的女儿今年二十一岁,我想一定也不是什么美人,可是一听说家中还有位年轻女性在,我就心痒痒起来了。

雨愈下愈大,暴风雨之声音令人有些恐布,像似要把整栋屋子吹垮掉般。我因为有便意,出房间找老婆婆,结果发现直通店门口的木皮房间内,好像有个女人紧紧地坐在一超。当我出声音,女人回头微笑一下,我瞄到一下女人的脸。

阴暗的灯光下,女人的眼鼻相当分明、脸和胸部曲线都相当美丽。

我坐在她们的身傍,突然风一吹,电灯熄掉了,轰隆一声,大门好像倒塌了妈妈,好恐怖呀,赶快点猎烛!

似乎女儿相当不安,老婆婆似乎在找灯,暴风雨愈刮愈大,突然整个屋子摇动起来了。

“啊…”女人大声叫起来,突然搂住我,女人的发香一时扑鼻,不由得令我一时兴奋。

不久,我在抱着女人身体的时候,体内的热血突然鼓动起来了,我几乎要窒息般,于是我伸出手妩摸她的大腿,温热的肌肤触觉令我的大脑扰乱起来,手向前伸,突然摸到毛茸茸的肉块,女人的身体剧烈的压住我的身体,当我的手指尖触摸到湿热的肉片时,老婆婆已经点起灯了,女儿惊讶的走掉了。

深夜,暴风雨依然未歇,我指尖依然残存女人阴户的感触,一时今我辗转无法入眠。

不知不觉之中睡着了,醒来时,风歇但雨未停。

我想上厕所,拿着蜡烛走出屋外。当我打开厕所门时风吹来,灯又停了。正要摸黑进门时,突然感觉前面好像有个人影,我以为是老婆婆,叫一声,对方回答…

“是我!”

瞬间她抓住我的手腕,又激起我的情欲。

黑暗之中,女孩的肉体,在棉被上面激烈燃烧,我被压倒,成为被动。

“哦…哦…嗯…用力…”

右手指插入大腿内,摸索阴核,巧妙运动不久后,女孩的心跳加速,手用力抓住我,我曾一度放开右手,含女孩仰躺拨开身上衣服,手指钻进肉穴内。

我轻轻抚弄阴核几下女孩早已上气接不了下气般的大喘。

我那早已硬举的阳巨龟头尖端,用力顶在阴户,并揉磨几下。

不久用力一推,顺着淫水顺滑的推送起来。那种快感令我兴奋,当我继续用力扭摆几下,女孩早已露出高亢的喜悦声。

她似是啜泣又是呻吟般,阴户把整根肉棒吞没进去,我一时趐痒难忍。

稍做休息后,阴茎拔出来,阳具被柔软温柔的女唇衔住了,女人暂时舔片刻后,似乎有意这样子亘相搂抱着睡觉。

翌日,我把住宿费放在桌上给老婆婆,走出茶店,可是却不见女人踪影。

多少有些依依不舍,毕竟有过一夜温存,我想难道女人丝亳不在意吗?我边看着睛空万里,边走向缆车场。

大约等了二十分左右,正坐上缆车座位时,心中又想起昨夜的女子。或许那是在阴暗的灯光下,才会有如此开放大胆的行为吧,这种奇遇,今我对人的命运和微妙性感到不可思议。

发车的铃响了,真是个有趣的六甲之夜,再见吧!我像个年轻人般的感伤,往窗外眺望时,看到慌忙中走来的女人影子。

是昨晚的女人,她忽忙的跳上车门,走向我的身边。

“真无情,放下就走。”

“我…我是无心的,因为看不到你…”

“这样子就离开了,我…我不要!”

“那你想怎么做?”

“我要跟你走,我不想再像昨晚那样,我们到另一个地方去,静静坐下来谈话…”

“嗯,但是说实话,我是散步性质出来的,所以我身上没带多少钱!

“那个没有问题,我有,你看这些,够吧?”

我看了一下女人的皮包,里面有三百五十日圆,那天早上,我付给茶店的费用只有三日圈,由此可以知道三百五十日圈有多大的价值。

我很意外,山中的女孩拥有这么多钱,令我感到不可思议,而且还竟然要给我,甚至跟我走。我仔细看一下,穿着打扮都不像山中女孩。

我们下山朝神户去,然后在三宫换车,住入海边旅馆。

我们住入可以见到波浪拍岸的二楼一室,女孩要求亲吻。

“你…你认为我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你不相信,昨晚那种事倩,是我的第一次。”

我半信半疑,如果她是处女,应该不会有那样的行为,把男人的阳具含在口中,那是一般处女做不到的。我对她的话一笑置之。

“哦!你还是不相信,那算了,啊…老公…啊…称你老公,哈…哈…请别笑我…”

“你说些什么?很奇怪的人,我们一起洗澡吧?”

“啊、一起吗,不…我怕羞…”

“为什么害羞,我和你已不是别人了…”

“可是,还是…”

“好吧,不要…那我洗完澡就走…我还有事,不能一直待在此地…”

说完,我故意走出,女人追过来…

“一起洗吧!生气了吗!不要不要生气!我道歉!”

说完,把我的手握得紧紧的。

接着,我们立刻进入浴室,女孩害羞的脱掉衣服,我是从事画人像的工作,困此对裸体不会感到特别刺激。

肌肤有弹性,不是很白,但四肢很匀衬,胸部隆起,臀部浑圆等,我仔细的看着

“不要,那样盯着看嘛!”

“当然要看,美人总会吸引人的注意力,这是人类的本能…”

“哦,那我的身体很有价值吗?”

“有,我替你画,手不要遮住…”

我靠近女孩,她有些害躁,手始终不离阴户,我挡掉女人的手,这时女人脸红起来,瞬间我对这女人涌起新的欲求。

我用力压住女人的肩,让她仰躺下来。我的唇重叠在她的唇上,胸部柔软乳房的感触。

双方大腿接触在一起时的感觉,特别敏锐,一时欲火上升。

我举起膨胀了的阴茎,用力一刺,没有压到。我右手摸索目标后,再把阴茎朝目标插入,由于肉坚,因此好不容易才插进去。

轻轻抽送几下后,渐渐感觉趐麻。阴户塞得满满的,看来非常舒服,女人也渐渐亢奋,她的气喘声在浴室内出现回响。

女人的膛肉把阴茎塞得密不透风,使我的龟头痒趐趐的,我一时已经到了消魂的阶段,这时女人浪叫说︰“啊…嗯…太美了…对…对那里…”

我拚命地抽送,又听到女人的浪叫声,这时我加速抽送,时快时慢、时浅时深,几乎撞破子宫。

我在浑然忘我中,也呻吟了,插入快乐中,瞬间只有快感。

一时趐麻,二人一起丢出汨汨的淫水。

在洗完澡,再经过大战后,感觉啤酒特别美味。

我们两人搂在一起,女人的肌肤触摸我的阳具,她再度用手搓揉我的阳具,可是我已经不行了…我半坐起,仔细看清女人嫣红的裂缝,这时,阳具已经微微颤动了,女人手握住阴茎,而我则用脚搓揉女人的阴户。

然后…要到满足当然花一段很长的时间,可是对女人而言,似乎已经是极大的快感了,淫液出奇的大量涌出,女人更是乐不可支。

我对着如此性欲强烈的女人,感到有些羡慕的问︰“你说你是处女,是真的吗?”

她说︰“你不相信吗?男人就是这样,我告诉你一个女孩子的故事吧,那可以代表我个人的故事。”

女人叫阿明,她开始说故事了。

阿明生下来就是个薄幸子。母亲是神户某个大贸易商家的女庸,被老板睡过一夜,不小心竟怀孕,但老板不承认,给她一笔分手费就被打发掉了。

母亲为了生活把阿明寄养在朋友的家庭,但自从寄养家庭有了亲生孩子后就视阿明为障碍,于是阿明到处流浪,终于被六甲山夫妇收养,至今已经有了十二年。

后来阿明被神户一个有钱人的有病小姐喜欢上,因此阿明成为照顾这家小姐的特别护士。

这位富家小姐叫千加子,她有心脏病,住在山顶的别墅,平日只有阿明和一位老妈子陪着她养病。

平日阿明睡在千加子的隔壁床。

有一天千加子要阿明陪她睡。她不疑有它,就一起睡了,千加子说︰“你怕不怕我给你傅泄?”

“不…我宁可你传泄给我,这样我会感觉更幸福。”

“你真傻,这种病怎么会传泄,有一天我会严重的死去…”

“不…我不要小姐死,小姐死…我也要去死!”

这时两人拥抱在一起,他们像是一对情同手足的亲生姊妹。

当拥抱过片刻后,千加子问︰“阿明要不要抚摸我…?”

“咦?摸哪里?”

“这里!”

阿明的手被指向阴户。

柔软、松松的阴毛,这时阿明吓了一大跳。阿明自淫过,他知道那种感觉,既然千加子要她抚摸,他当然不会抗拒。

于是他轻轻的用手指抚摸著那柔软的阴户,上、下搓揉,千加子要求更用力些,瞬间千加子己经气喘如牛了。

“啊…阿明,好舒服哦…哦…好美哟…”

这时阿明也欲火上升了,不知何故,胸平昂奋,身内的血液贲张。

阿明缩手,抱住千加子,和千加子二人肌肤紧紧地靠在一起,这样子还是不能满足,所以她骑跨在千加子的身上。

接着彼此互相摩擦乳房、阴户、彼此都感到阵阵趐麻颤抖起来。一时快感传至全身,她们的阴户更紧密了。

从此二人更加亲密。尤其阿明内心充满幸福感,自己的不幸身世,从末有过如此快乐过。

自从有过第一次接触过,二人澈底袒衽相触,渐渐地也摸到诀窍,因此更进一步可以增加快感。

阿明因此发现自己的阴核特别大且硬。和千加子相比差异相当大,因此更令千加子感到快感无比。

但是持缤那种行为五天后,千加子发高烧,医生命令必须让她保持绝对安静阿明十分自责,幸好第三天烧退了。稳定几天后,千加子又要求做那种事。

“小姐,不要再做了,我很痛苦,怕伤到你的身体…”

“不会,不会…不会再发了,快…快做…你如果讨厌做,那你滚…”

“哎呀,我做,不要那么生气嘛…”

“哈…也没有什么!快亲嘴!”

热烈拥吻中!阿明内心的欲火再度窜升,瞬间一发不可收拾就像野兽般的发情,她们脱去身上衣物,再度赤裸相见。

以后,她们的快乐就持续不断。有天晚上,千加子不满阿明,彼此坦承相告后,阿明更深入千加子的瞠底。

阴户对阴户实在无奈,阿明为了讨好千加子,想尽各种方法。

第二天晚上,她想不出再好的辫法后,阿明将电灯泡插入湿黏黏的阴户,三十烛光大小的灯泡被阴户吸得紧紧的,一抽一插之中,千加子的眼更细,舒服得扭摆箸。

第一个晚上,可以满足千加子的欲望,可是,持续二、三个晚上后,连电灯泡也无法满足了,当她进入高潮时浪叫的说︰“啊…更深一些…再用力…”

她的身体像扭曲的蛇那样。

那天晚上,千加子问阿明说︰“你见过男人的阴茎吗?”

阿明红著脸,回答没有。

“对了,一定很大吧,有这么长和粗大吧?”

“啊…那么大!那裤子不是戳破了吗?”

“对…所以平常小小的…”

“咦?平常?为什么?”

“平常,就是不做时,你还不懂吗?那样子才能插入女人的阴户内…”

“就是一大一小。”

阿明脸红红的笑了,她对自己的无知感到羞耻了。

千加子说她见过男人的阳具。那是玛莉跑进隔壁的院子树下,当她正要去抱起玛莉时,突然看见窗内有个男人赤裸身体握著胀膨膨的大阳具插入,躺在床上张开两条圆肥白嫩的大腿的丰实阴户。

女人一付酸痒的样儿,不一会儿便阴水汨汨流出。她的脸上,立刻呈现了淫情的笑意。

说到这里,千加子和阿明再搂抱,互相搓揉阴户,直到二人都舒服已极,精疲力竭为止。

过了二、三天后。

早上散步是阿明和千加子日课表。当她们静静坐在板蹬,观赏神户港时,突然有个年轻男子骑脚踏车往上爬,结果可能用力过度,裤子裂开,露出阴茎,惹得阿明大笑。这时千加子也过来了,她问︰“那是谁?”

“食品店的人,很风趣!”

“嗯!满帅的。”

“小姐赶快养好病,也可以交个男朋友!”

那天晚上,千加子的昂奋,是前所未有的。

阿明抱住她,摩擦千加子的阴门,用手指拨弄阴核,把化瓶也插入,揉磨膣门,但千加子并末满足。

“不…不…不够…妤苦哟,快去找个男人来插我…”

“小…小姐…”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发现床罩有几滴血迹,原来是月经来的第一天。阿明松了一口气。

月经过后,千加子的肉体欲求又再度燃烧起来。阿明小心翼翼的抚慰千加子的肉体,但是她依然不愉快。她说︰“阿明,用力打我吧!”

阿明只好照着小姐的说法,用细绳子用力抽打。背上郁血,几乎要喷出的感觉。

第二天晚上,钟敲响八下后,阿明已经心神不定了,她看到千加子己经上床了,继续做手中的织物,很袂敲打丸点钟时,阿明默默的起身。

她确定老妈子睡着了,便偷偷从后门溜出去。清明的月亮把山影映绘成昼,别墅外的树木接触到苍白的光,形成影子落下。影子动起来了,朝着阿明移动过来。

“阿明…你真的来了。”

“真的…安静地走进去吧。”

那是饮食店的儿子,他蹑手蹑脚跟着阿明的后面,朝走廊走进。

“稍等…一下子。”

这时已经来到千加子的房间了,阿明进房内。

“小姐…我走出去…你或许吓一跳,有位男客人哟。”

干加子把书放一边,露出惊异的眼神。

“好…如果他受得了,我就和他作朋友。”

“是谁?”

“你看了,就知道了…”

“阿明,等一下…”

没说完,一位青年已经走进来了,阿明借故溜进书房。

她躺在木板床上,心想小姐对情欲如此激烈,虽然这种行为有些不对,但绝不会害到小姐的身体。

过片刻后,她俏俏的走近千加子的房间,耳朵竖起来听…

“嗯…我不知道…那种事…”

是千加子的声音,青年的声音低沈,好像在说些什么,听不清楚。

接着又听到千加子高亢的声音说…

“啊…不行…不…”

一声,那是千加子的悲呜声,刺到阿明的耳朵般的大声,胸部激烈的鼓动,阿明颤抖起来了,她没有跑开,她从纸门的裂缝中仔细往里面望。

那是令人无法想像得到的,男女赤裸的抱在一起。

男人的手腕抱住女人粉白的大腿,双膝直立,似乎阴茎还未插入。干加子那皱成一团的红色睡衣,在灯光下格外剌眼。

看到此状阿明已经快愍不住气了,她两眼死盯着不放。

男人的阳具是黑褐色,大得吓人,瞬间举起,瞄准千加子嫣红的裂缝一插。

“哦…”

看得阿明酸痒无比,一时间裤内淫水源源涌出。

肉杆子被湿淋淋的穴肉吞没得紧紧,男人巨大的阳物就这样一进一出的抽送起来了。千加子发出喜悦,幸福的表情,不知不觉之中,她那歼细的雪白手腕,已经紧紧地抱住男人的腰部了。

男人抽送的速度渐渐加快,每用力扭摆腰际,带给千加子的是膨湃的欲火,她开始发出快慰的呻吟声…

这时男人更是疯狂地抽送,左又右又,时浅时深,瞬间千加子的大腿用力往上一顶,他更是加速抽送。

“哦!小姐…我…我要丢了!”

男人看似即将进入高潮,疯狂地吻千加子,他紧紧的抱住千加子美丽、光滑的肉体阿明这时,早已经淫水湿成一片了,她再也看不下去,疯狂的奔回厨房坐下。

不知不觉中,她的手指揉磨起阴户、阴唇到阴核。突然,一阵酸痒痒般的快感,她闭起眼睛。突然,听到“阿明,阿明…”

眼睛一亮,赶紧用衣物盖起来,前面站着一位青年。

“我要回去了。”

“啊!对不起,小姐的情绪如何?”

青年害羞的说︰“不…不错吧…你问她吧,阿明下次跟你,我…比较喜欢跟你…”

他伸手摸阿明的胸部。

“啊、不行…我…不要…”

“嗯!好吧…下次…”

阿明被他摸一下过后,突然全身火热般燃烧起来,她回到千加子的房间,看到千加子已经安静的睡着了。

她躺入自己的床,全身发热睡不着,不知不觉之中,手触摸阴户,快感再度袭击全身。

饮食店的儿子,叫阿定。以后他常来别墅。千加子渐渐学会技巧,对性交的感觉体会更深c

她开始从肉欲中得到生之乐趣。她想反正病是医不好,只要能得到肉体上的快乐,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阿定来了五次后,开始不见踪影,千加子日渐消瘦,闷闷不乐。

“我去寻问老板,只说拿了钱出去就没有回来了。”

千加子愈来愈不开心,天天哎声叹气。她说︰“啊,我身上流的是坏的血,我受不了,阿明你快去找个男人吧,任何人都可以,只要能抱我就好…”

阿明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后,终于想出了一计,那就是故意引诱登出来的男人,等他们上了钓后,再依计划带去给千加子。

这一天她遇到一位三十多岁黝黑的青年,她把他带到别后墅,替这位男人擦澡,并指著里面的千加子,向男人介绍说︰“她是这家的大小姐,你可以在此好好休息!”

“咦?都没人,那大小姐不是很寂寞吗?”

阿明边说,边擦洗男人的脚尖,然后慢慢往上搓揉,终于擦到阴茎、睾丸,瞬间,阴茎已经膨胀得像面包一样,阴茎渐渐勃起,又红又硬硬的直立起来。

“啊!变大了!”

“那是你摸的,所以要给你看看!”

瞬间男人伸手插入阿明的阴户,她正想逃,已经被紧紧的抱住了。

“你今晚住这里吧!”

“不、不是我,那位小姐她会招待你。”

“拜托,今晚一定要来吧!”

“嗯…可以吗,不觉得有点…

“你怕吗,不要担心…”

男人露出奇怪的表情。

男人洗完澡被阿明带去餐厅吃晚餐,然后又被带去千加子的房间。

千加子已经换上淡红色大花质的衣服在等了,可能是刚洗完澡吧?肤色光泽透亮,连阿明都看呆了。

谈话中得知男人是个画家,他说要替千加子画张裸像素描。千加子笑着说︰“不行,我很瘦,要画裸像以阿明较适合。”

“不…不…我的身体不适合。”

“不会,阿明脱下来,我替你画。”

“不,我要走了,你们好好玩吧!”

阿明说完就走,但并没有离去,她躲在门缝处窥视。

当剩下二人时,于加子的性欲燃烧起来了。她抑制住冲动。

男人想了一下子,用铅笔画起来了,他瞄一下千加子后,笑笑的拿给千加子千加子看到时嘘了一口气,原来那是男女交欢的激情图。

当千加子还在看图,看得发呆时,男人的手已经插入湿湿滑滑的阴户内了。

她来不及抗拒,但心跳却加速。

这时干加子已经被男人压在下面了。

“啊…啊…请温柔点…”

男人让她仰坐膝上,压住她的唇,千加子的衣服零乱,露出雪白的大腿。

男人似乎相当兴奋,瞬间露出雄伟怒放的阴茎,抱住千加子,朝臀后方,探索阴户,用另一只手指抚弄阴唇,然后插入阴茎。

经过抽送数十下后,阴户早已湿滑涌出淫水了。

这种从臀后抽送的方式是千加子的首次经验,那种快感是从来有过的美妙,全身趐麻难忍,阴核受到节奏性的‘外等人’摩擦,由此可见此人的性爱技巧。

“哦…美…美死…吸我…吻我…”

男人抬起头,吸住千加子的唇,她的手抱住男人的头。男人的阳具朝正面式的旋转,接下去又是猛烈的抽插,千加子更是拚命扭摆。

“啊…啊…受不了…再用力…”

“啊…对…这样子…”

“嗯…好…美…美…我完了…”

“啊…唔…嗯…”

男人在肉穴中叉来入去,感情迫烈,喘气加速,飒时间忽感乐由心生,痒从龟头生,他的巨大阳物在千加子的肉穴中一颤一跳,一阵极度的膨胀,一阵刺心的酸痒,两人的阴精便如喷泉涌出。

一旁的阿明已经趐痒难忍,她跑进厨房,仰躺成‘大’字型,用自己的手画圆式的搔刮整个阴户。

干加子的淫欲愈来愈激烈,得不到男人的身体之间,就要求阿明的肉体。

她的性方式变成很不正常,经常把绑了绳子的化品插入阴户内,同时利用阿明的阴核摩擦自己的阴核,并要啊明吸吮她的乳头。

这种纵欲的结果令她显得脸色苍白,肉体松弛,即使化扭品,也无法掩盖住衰弱的容颜。

她经常要阿明替她找男人来。阿明被迫,今天又找来一位三十七、八岁,皮肤晰白的新的男人。

男人的性技巧非常高明,第一次草草的结束,可是如果澈夜玩下去的话,千加子可能死于这男人的手中。

第一次战完了,男人入浴后吞了三个蛋。千加子迸躺迸等男人再来爱抚。

可是男人呼呼大睡。经玩弄后,男人的阴茎再度硬举,男人醒来,给女人一个长吻后大口吸住女人的乳房,接着是腹部、腰部的每寸肌肤都吸吮到。

当男人吸吮到阴户内的膛肉时,千加子缩著身体说︰“啊!太美了,为什么那么美呀?啊…太美了。”

千加子浪叫过后,淫水早已源源溢出了,接着是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浪叫、啜泣声…

男人早已受不了的拔出硬绑绑的阳具,朝子宫擘刺而去!阴茎被整个吞没。

不一会儿像洪流般的精液飞喷而出,千加子全身像火烧山般的炽热,她觉得非常充实、满足。

事毕之后,千加子佣懒,精疲力竭的躺在床上,男人早巳走了,可是千加子却全身发烧,大量吐血。

接着几天,千加子持缤发烧,病情渐渐恶化了。

可能是发高烧的缘故吧,她经常神智不清的喃喃自语,例如常说“啊…再用力插呀!”

大约过了半个月后,千加子的病情渐渐的妤转了,食欲也转好了,当她可以起身时,她又再度要求和阿明交欢。

阿明脸色稍变,她就不高兴。

过一下子,她不再要求,阿明稍稍放心,可是那天晚上,突然听到千加子发出奇怪的声音说︰“插,插进去。”

阿明吓一跳,定睛一看,千加子的阴户膨胀得非常大,而且发著亮光。

原来她把灯泡插入后,拔不出来了。一旦破掉就糟了,好不容易,才小心冀翼地拔出来。可是这种事情一定会再重演,阿明已厌烦透了。

第二天,千加子又要求阿明替她找男人来。

阿明不答应时,她就说︰“你敢不肯听话吗?”

说完摔药瓶,阿明知道千加子痛苦,也很想讨她欢心,所以只好勉强答应。

最近听说食品店的儿子阿堂已经回来,所以阿明就想去叫他来。

阿定起初拒绝,可是阿明极力说跟,又给了阿定十圆,阿定才答应,到了晚上,阿定来到房门前,阿明说︰“她是病人,请小心些…”

干加子早已化完妆,坐在床上等待。

阿定看呆了,他一靠近,又被香水迷住了,心中一阵兴奋,但一想到阿明的话,他就尽量逗病人开心。

千加子说︰“阿定快吻我…”

“不要吗?”

“怕我生病?”

“不要胡思乱想了,我愿意为小姐作一切的事。”

千加子听到此话后,高兴得眼晴更瞇,她凑近他的脸。一迸热吻,一迸互相搂抱住,干加子露出粉雪白的大腿,阿定的手往阴户一插,意外地发现早已湿滑一大片了。

阿定把赤硬的阴茎,顺着淫水推了进去,经经抽送。

“哦…用力抱…用力插。”

阿定已经忘我了,他左又右又,时浅时深。

许久未交合过,千加子兴奋的几次流出阴精,她露出喜悦、幸福的表情。

阿定早已忘了千加子有病,拚命抽送,直撞花心,几乎要撞破她子宫!顷刻间,千加子发出喜悦的声音,可是突然出一声的高亢的呼叫后大量吐血,泄成一片鲜血。

阿定吓了一跳,赶紧叫阿明过来。

千加子狂叫说︰“不…不…阿明不要来…走开,…阿定不要走…不要!”

淫水湿淋淋的,露出发著亮的阴门,阿明几乎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大约过了十天左右,小姐就死了。我曾想自杀追随小姐而去,可是我想既然要死,不如先和男人仿过一次那种事后,再死…不过现在我己经不想死了,那种事多美呀!

阿明说完,埋首在我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