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大学迎新会被奸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大学迎新会被奸

又是一年一度的大学迎新注册日,各大小学会、宿舍的学生会都在校园每一角落招收会员;不过最努力宣传的,都是那些宿舍的学生会,除了一式的制服、精美的纪念品外,还会借用课室作“示范宿舍”,在里面摆设得像是宿舍的房间,细至摆设,大至床铺和书桌也有,与真的宿舍房间无异。

来年是二年级生的罗子郎,本来有意扮新生回校“骗取”纪念品,奈何有暑期工在身,结果回到大学,已经黄昏六时多,大多学会摊位都收工了。“算了,找燕燕喝杯东西吧。”

此时,一把明显假装少女声音在后面响起:“先生,你是新生吗?”罗子郎转身望望,只见一位高挑的女生,穿着一套黑色套装,一望就知是宿舍的招收人员,不过她还真漂亮,罗子郎知道她正是喜爱变装的好友燕燕的室友张雅琪;当然,张雅琪不认识他,因为他也只是在燕燕的部落格中见过变装的对方。

罗子郎彻底地装扮起来,回答一句“是”,雅琪喜出望外,像是捕获漏网之鱼一样,开始努力推销雅琪的宿舍,罗子郎煞有介事地扮作犹豫,雅琪便力邀罗子郎:“不如你到我们的示范宿舍看看吧,再作决定。”罗子郎也点头和应。

“示范宿舍”内一应俱存,罗子郎甚至觉得比真的还要好;雅琪请罗子郎坐下后,递上一叠宿舍的纪念品,坐在他旁边,便继续雅琪的游说工作:“其实我们宿舍……”

罗子郎暗中在笑,其实他的目的可谓达到了,他根本无心听雅琪的讲解,反是他留意著雅琪,长长到肩的头发,配上轮廓分明的脸蛋,即使不施姿粉,十分清爽好看;视线往下游,停在雅琪戴着那大小适中的假奶上,更觉雅琪很完美;“不行了,我要把雅琪……

强奸!”偷眼打量四周,没有其他人,门也关了,他便把视线拉回,策划行动。

兴高采烈地讲解的雅琪,看见这男生有点不轨企图,戒备地问:“先生,你……”罗子郎已扑过来,雅琪惊呼,往后缩,反而二人顺势跌在床上,罗子郎压在雅琪背上。雅琪大叫:“救命……”只有一声,罗子郎已用手从后封住雅琪嘴巴。

不过雅琪的叫声,还是惊动了外面一个人,这人走进房内,与惊惶的罗子郎相互对视,那女的关上门,皱眉地说:“原来是罗子郎和雅琪吗?”罗子郎也在苦笑:“你会告发我吗?燕燕?”

燕燕锁上门,一边走向床上的男女,一边微笑地说:“不,不会!”走到他们旁边,补充说:“我一直都对雅琪有兴趣。”说罢,一手掀起雅琪套装的裙子。

罗子郎大笑,故意放开努力挣扎的雅琪嘴巴,雅琪大叫:“是燕燕吗?快救我!”可是雅琪已感到阴茎凉凉的,内裤已被人扯下,雅琪惊得叫:“停手啊!”上身被罗子郎压着,动弹不得,惟有两脚在乱踢。

燕燕用双手按著雅琪吊在床边乱踢的双脚,使雅琪两腿张开,在欣赏雅琪的阴茎;罗子郎便对雅琪说:“你平时有欺负燕燕吗?他准备对“雅琪妹妹”报复呢!”

雅琪已吃惊得很,叫说:“不会的!燕燕,快放我!啊啊啊……”燕燕已伸出舌头,不停在舔雅琪的阴茎,变装后从未和男人做过的雅琪自然地叫出来后,又即时强忍自己阴茎所受的刺激,可是燕燕一啜,雅琪已双手抓紧床单,放声呻吟。罗子郎也不浪费时间,一手照旧按著被施暴者,另一手把雅琪套装的拉链拉下,不停摸雅琪白雪雪的肌肤。

“停手呀!啊……我求求你们……不要……鸡奸我……”

其实雅琪的阴茎已经被燕燕舔得流出精液,慢慢的流出,燕燕一一舔去;尽管燕燕拿开双手,去摸雅琪屁股肉团,雅琪双脚也没意思合上;“原来雅琪的屁股是这么弹手幼嫩!”竟然从裤中奏出自己的勃起的阳具,对准雅琪屁眼,然后一下就往内插。

“啊呀!痛死我啦!救命啊!”雅琪十分抗拒燕燕的阳具,屁股不断想把它迫出,但是这种反弹只是适得其反,增加了燕燕的兴奋,他更努力往内插,雅琪只有双手握著拳头,低头死命在叫“痛”。

可是最初的强暴者已在床上跪在雅琪面前准备好,罗子郎抓住雅琪的头发,把雅琪的头掀起,不断在叫的嘴巴,已被罗子郎的粗壮阳具塞著,伏在床上的雅琪舌头不断想把罗子郎的巨物顶出,身体也强烈扭动,仍摆脱不了两名施暴者上下攻势,雅琪只得无言地妥协,伤心地流出眼泪来。当然他们不理会受害人的心情,在各自的目标“洞穴”,不停前后抽插加快速度以增加快感。

“嗯!”一男一变装女不约而同地把精液射出,罗子郎及时把阳具抽出,数吋长的阳具就在雅琪脸上不断喷射,为雅琪“颜射”,至于燕燕则忍不住,精液灌进雅琪的屁眼内,直至“宝枪”软下来才抽出。

雅琪失神地伏在床上,身上尽是男人的污秽液体,雅琪受了打击,但最重要的是,雅琪竟然在二人射精时,也老实地射了出来,早已流着精液的阴茎竟无耻地喷出大量精液,床边全都被雅琪的精液弄湿了。

可是雅琪也没有因强暴者发泄了而得到自由,罗子郎把雅琪翻转身,雅琪微微反抗,可是早已松开的衣服都被罗子郎扯下,胸罩也起不了作用,也被扯破了,两个黏在胸前的假奶已经弹出来,加上雅琪双脚无力合上,简直在引诱著强暴者进一步侵犯雅琪。

“难道他们还未满足……”就在雅琪心想时候,罗子郎便伏在无力反抗的雅琪身边,一手就搓摸雅琪睾丸,另一手的手指已不客气地插入雅琪刚开苞的屁眼。

“啊!好爽……裂开了!裂开了!啊!停手……”

“那么你真的想我停吗?”罗子郎知道雅琪思绪已经乱了,雅琪现在只懂合上眼,不停摇头在淫叫,罗子郎每加一只手指插入雅琪屁眼中,雅琪肉壁迫压着他手指的力度增强,雅琪便更受刺激,更发狂地扭捏身体;罗子郎的舌头也已在雅琪涨起的龟头上打圈。

“啊啊呀……痛……但又很……兴奋……”

燕燕也在赞赏同伴:“厉害!不用催情药已令平时斯斯文文的雅琪变变装荡女!”

燕燕休息完毕后,用手握著雅琪的阴茎,不停地吸,他可以感到雅琪的龟头,在燕燕口中突涨,而燕燕另一手也来回抚摸罗子郎大腿内侧、沾满雅琪口水的阴茎,雅琪只有喘气呻吟。

罗子郎玩弄雅琪屁眼的手指抽开,转而摸燕燕的阴茎,屁眼一阵空虚感,使雅琪即时哀求:“不要……停……我……我……我……”

罗子郎奸笑:“那么你自己玩屁眼给我们看吧。”雅琪双手慢慢伸往屁眼,罗子郎在雅琪屁眼轻轻弹了一下,雅琪即时顶不住把手指插进自己屁眼,雅琪的自慰动作甚至比罗子郎做的更激荡,三人互相玩弄彼此的身体,雅琪淫叫得更大声。“啊啊啊啊!”

罗子郎便对燕燕说:“看!雅琪和你应该都可以了,我想干得激烈一点,你没意见吧!”燕燕淫笑说:“我始终是你的变装女友,由你决定吧,我也再想玩玩其他花样呢。”

二人商量好了,便把衣服脱过精光;罗子郎立刻行动,他捉往雅琪双手抽起,停止了雅琪的自慰,雅琪下身性欲欲罢不能,即难堪得拱起纤腰,乱叫:“干我屁眼!让我吹喇吧!让我射精!我都想要”

罗子郎说:“就让你爽到死吧!”话不二说,阳具堵塞了雅琪刚被燕燕喷入精液的屁眼,罗子郎阳具的粗壮使雅琪进一步崩溃,相对地,在雅琪紧与窄的屁眼内推进,也使罗子郎兴奋不已;罗子郎抓住雅琪的腰,用力使阳具在雅琪屁眼内往内顶。

燕燕也两脚张开躺在雅琪身下,自己的屁眼已对准雅琪的阴茎,燕燕挑逗地说:“我的好雅琪,一起玩吧。”

“好……啊啊啊……好……啊啊啊……”雅琪一手用力握著阴茎,燕燕拨开自己的屁眼将雅琪的阴茎缓缓放入,燕燕另一只手则一松一紧地抓雅琪的睾丸,雅琪只有配合弟弟的动作,而燕燕在雅琪抽插时左右摇晃的阳具,也因为雅琪不断插入屁眼而兴奋的隆隆涨起。

上下身的刺激,令雅琪快到射精,罗子郎才顶撞雅琪直肠两三次,雅琪已要射了:“不……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啊啊啊!”雅琪的精液在屁眼内喷向燕燕的直肠。

同一时间,燕燕也怪叫一声,一手紧紧握住雅琪睾丸,另一手上下套弄自己阳具的同时也射出了精液,射到雅琪胸口都是,燕燕的屁眼,和雅琪胸口屁眼都已是浊浊的精液。

罗子郎把阳具抽离,未得满足似的直指著躺在燕燕身上回气的雅琪,罗子郎不满地说:“这么快?……喂,燕燕,把春药借我!”燕燕会意,一边从衣服找药,一边说:“还是要用药吗?”

燕燕把一瓶交给罗子郎,一瓶握在手中;这种药内服外涂都可以挑起性欲,涂在私处特别有效。罗子郎把春药涂在雅琪阴茎和屁眼,药水渗入,不一会药力开始发作,原本已射了的雅琪开始再度喘嘘嘘,腰间也开始扭动,阴茎便再次流出精液,罗子郎也舔去,舌头甚至伸入包皮去,舔到雅琪阴茎龟头,令雅琪进一步有触电感觉。

“啊……”

燕燕坐在床上,也把药倒在自己软化了的宝贝上,双手前后地搓,开始感到一阵阵快意,阳具慢慢再次涨起;燕燕继续用一手搓自己阳具,另一只手沾满催情药的手指就将燕燕屁眼内雅琪的精液抹在手指上,然后伸入雅琪口中,雅琪已伸出舌头去舔,一次就把自己的精液和催情药送进口内。

“啊呀……干我……我又想要啊……”雅琪娇声哀求,雅琪已忘记自己是被强奸!双眼半合,兴奋得主动求他人干雅琪,罗子郎笑说:“这样才像样。”便把雅琪抱起,早已准备好的阳具从上面第二次插入雅琪屁眼。

“啊啊啊啊呀……好……好舒服啊……”

雅琪双脚交叉捆着罗子郎,双手揽着他的颈,配合罗子郎在扭动身体,由于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插,加上燕燕的精液及催情药,罗子郎的抽插顺利很多,屁眼与肉棒的摩擦还是令他们很有快感。

“大力点干我屁眼!加快点干我!我……我要……插我……插死我……”

罗子郎每每撞到雅琪屁眼尽头,雅琪都放浪地淫叫,使燕燕也想参与:“噢!雅琪!我也要来了!”

“啊呀……我的好变装姊妹……你也……你也来干我吧……啊啊……”

燕燕躺在床上,将雅琪抱在身上,接着燕燕就把自己硬梆梆的阳具和罗子郎一起插入雅琪欲火焚身的屁眼,雅琪只有“啊啊”回应;除了屁眼受到两根大老二同时插入的刺激外,罗子郎托著雅琪的头亲吻雅琪的小嘴,而燕燕也双手从后搓揉雅琪的睾丸,甚至握起雅琪的阴茎,好让罗子郎弯低头去舔雅琪的老二。

前后上下左右全身都受到刺激,罗子郎和燕燕同时用力抽插了数十下,激烈摆动全身的雅琪,到了最后:“啊啊啊……来啊……我又射了,啊啊啊啊啊啊……”

雅琪的“啊”声足足叫了二十多秒,这次射精来得更爽,罗子郎与燕燕和雅琪同时到达射精,屁道、直肠和雅琪的阴毛都分别灌满了三人暴射出来的精液……

后来二人各自再干雅琪两三回,雅琪只有不断地享受性兴奋、体力透支晕倒,然后又被干得兴奋醒来,直至两瓶催情药用尽,二人才把满身精液、催情药和三人体汗的雅琪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