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清纯校花林思琪的淫荡生活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清纯校花林思琪的淫荡生活

“真讨厌,住校舍想自个慰都不行,憋死我了快,真是的!”

漆黑的楼梯间中,一个女孩扶著扶手一步步的走着,浑身隐隐散发著如玉般的光芒。仔细看时她全身上下只穿了个白色的乳罩和白色的内裤,如果不仔细看就像是裸体一样。而随着一步一步下台阶,她胸前的高耸不断起伏著,就像奶牛一样,波涛汹涌。

她一只手深入内裤中,将她的内裤撑得不断变形著,隐隐的,似乎还有细微的水声从其中传出。

“真是的,什么破校舍,连灯都没有,要不是高三学校不允许走读,我才不来住呢。”

此刻,她小声嘟囔著。她的名字叫林思琪,是华县第五高中著名的清纯校花,平时都是走读,现在因为升到了高三而不得不来学校住宿。而别人都只知道她是清纯校花,而不知道她实际上是个性欲很强烈的人,一个不自慰就小穴痒痒,浑身躁动不已。

现在因为来学校住宿,为了维持清纯校花的名声而不得不强忍着欲望不去自慰。不过在忍了两天后她再也忍不了了,上课老是走神幻想着自己被男人插入不说,脾气也变得异常的暴躁,吃饭也没什么胃口,整个人几乎都要废掉了。所以她今天趁著晚休无人而假借着上厕所,去厕所自慰以解决欲望。

“哒哒哒……”

林思琪跳下最后一个台阶,立马扭著屁股朝厕所跑去。因为这校舍是上个世纪的老校舍,所以厕所在外面。她经过厕所外昏黄的灯光时下意识的朝旁边的守卫室看了一眼,虽然那个守卫室对着校舍的方向没有窗户,但她还是感觉毛毛的,因为那里面住的是个男人,虽然只是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

“真是神经病的安排。”

她嘟囔了一句,不再多想就踏入厕所中。但是眼前的场景却让她脚下一顿——不大的隔墙式蹲位中居然蹲满了人,只有两三个蹲位还空着!“搞什么啊,这都几点了还上厕所,还这么多人,麻痺的有病吧!”林思琪顿时心中一股无名火起,咬牙切齿,粉拳攥的紧紧的,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而到了外面,她往四周扫了一圈。因为是上个世纪的产物,所以这个校舍很简陋,只有一个满是杂草的空旷院子和三层小楼,又因为地处郊区,所以没有什么灯火,到处都是一片漆黑,就是以林思琪那1。5的视力也都看不清楚。

“我就不信了!”

林思琪发狠,咬了咬牙,查看四周无人后,径直朝一片离这里颇远的,白天记忆中杂草最为高大严密的黑暗中跑去。不多时,就一头钻进草丛中。

“这下终于没有人妨碍我了。”

林思琪满意的看了看这个漆黑寂静的草丛,深呼口气,急不可耐的将内裤脱下,直接将泛着白色露水的小穴暴露在空气中,一股淡淡的骚味顿时弥漫开来。

仿佛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般,她的身体都有些发软,心脏剧烈跳动,呼吸急促,喉咙也有些发干,不由咽了口唾沫,再也忍受不住,叉开大腿,直接将左手的三根手指并在一起猛的插入泛著光泽的小穴中,发出噗滋的一声水响。

“嗯~插到里面了,好爽。”

她修长的手指猛的直插到底,溅出一片水迹。温暖,湿滑,阴道里的嫩肉快速蠕动着,发出强大的力量,将其手指紧紧的包裹纠缠吸住,然后她在猛的往外一抽,顿时带着一团粉红色的嫩肉外翻出来,同时又溅出一大片水迹。林思琪浑身一颤,如同触电般,一股压抑不住的快感使她忍不住呻吟出来,声音颤抖著。

长久的禁欲,使她的身体积存了太多,也敏感了太多,现在空虚终于被填满,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简直让林思琪的大脑一片空白,身躯也发软,好像什么都要忘了。

小穴像是黑洞般,强行拉着手指再次捅回去,然后剧烈的抽插起来,噗滋噗滋的水响声不绝于耳,溅起一片片晶亮的水迹。

她扬起头,压抑着声音淫叫着。而她空着的右手也急不可耐的在身后摸索著,然后抓住奶罩的锁扣,粗暴的解开往地上一扔。伸手便往奶子上抓去,使劲揉捏著,波涛汹涌间晃出一片刺眼的白色。

至此,林思琪的身体已经完全赤裸的暴露在了空气中,canovel.com完全暴露在了空旷的院子中,虽然是漆黑一片的夜晚,虽然是在茂密的草丛中,但她还是感觉到了一阵突破禁忌般的快感,小穴中的爽感更加强烈,刺激的她的身体几乎要软下去,脚都站不稳了。

“啊……啊……我的…我的身体,暴露在了外面呢……被无数人……无数人看……无数人摸……无数人操……”

好片共享:这样的身材与美乳, 真是可遇不可求! | 宅男处男们的破处经历 | 熟女激战少男 无修正 | 影片由天天A片(daydayav.com)提供

林思琪小声浪叫着,眼睛上翻露出眼白,嘴巴微张,香舌轻吐,有透明粘稠的口水流下来,滴到正在被激烈的抓揉的奶子上,就像是下面的小穴一样,泛出白色的水光。

“啊……啊……我被……我被内射了……啊,我不行了,我要去了……啊——”

她忍不住尖叫一声,娇躯如触电般痉挛颤抖起来,眼睛死命上翻,几乎没了黑色,全都是眼白。嘴巴也大张,流出大片大片的口水。奶子也被她死死的抓住,几乎要捏爆。下面的小穴也被她的手指死死的塞入,大阴唇泛著水光,几乎要将她的手掌整个吞进去。

“啊……啊……”

半晌,林思琪才渐渐缓过来,塞在小穴中的手掌一松,顿时有大量的淫水喷溅出来,如同撒尿一般,在黑暗中划出一道晶亮的水线。而她的娇躯也因为放松软了下来,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膝盖一软就往后倒去。

“闺女,你还有力气回去吗,要不要我帮你啊?”

而就在这时,万籁俱寂中,一个苍老的猥琐声音突然在林思琪耳边响起,她软下去的娇躯也没能倒地,而是倒在了一个瘦小的,浑身散发著狐臭的身影怀中。

“你……”

林思琪浑身酥软,使不上力气,勉强睁开双眼,看向那个说话的人顿时就是一阵惶恐,浑身冰凉,内心如坠冰窟,再加上高潮过后的罪恶感席卷而来,使得她的娇躯忍不住颤抖起来——这竟然就是守卫室里的的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别害怕,闺女。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那老头嘿嘿一笑,枯瘦的双手穿过林思琪的腋下,左手右手一手一个,直接将她的雪白奶子抓在手中,使劲捏着她的乳头,揉,撚,拉,挑,各种手法不断变化的把玩着。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稍微恢复了点力气的林思琪面色恐惧,使劲挣扎起来,但是看起来枯瘦的老头力气却异乎寻常的大,挣扎半天的结果只能是使她的奶子被捏的更加剧烈,那老头皮包骨头的手捏她奶子捏的她都有些疼了。

“没干什么,就是想学雷锋做好事,帮帮你发泄发泄欲望。毕竟,只是刚才那种程度,你还没满足吧~”

老头嘿嘿笑着,手下毫不停歇。说著更是松开一只手,径直朝林思琪的小穴而去,而那空出来的一只奶子,他则低下头张嘴将其含了起来,发出’ 啧啧’ 的声音。

“不要啊……”林思琪面色惶恐的看着那老头的右手从自己的奶子上一路而下,慢慢骚动,轻抚著自己的肌肤,弄出一片鸡皮疙瘩犹如灵魂触电般的感觉后,到达自己的下身,大腿的尽头,那散发著水光的小穴上面。

然后手指围着馒头一样的小穴转了一圈,正在吃着奶子’ 啧啧’ 有声的老头声音含糊不清的道,“还是白虎啊,极品~”

“不要……”林思琪娇躯颤抖。

“闺女,我这是为你好~”

老头的手指从林思琪的屁眼处一路沿着穴缝滑上来,还特意戳进了她的屁眼,小穴,尿道一下,最后停留在阴蒂上面,使劲撚动着,“你看你,都流了多少淫水了,连屁眼都浸湿了。骚成这样,不好好释放一下怎么行。”

“没……有……”林思琪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娇躯颤栗,一阵阵触电的感觉从阴蒂和乳头上面传来,再加上老头身上那浓重的狐臭味,竟使得她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快感,小穴不由一张一合的,流出潺潺的淫水。

“没有?嘿嘿,那阴蒂怎么硬的跟铁一样了呢,你看看,都挺的老高了呢。”

老头嘿嘿淫笑一声,把头从雪白的大奶子上抬起来,乳头和嘴分离的时候还发出’ 啪’ 的一声脆响,并在黑暗中拉出一道淫糜的晶亮丝线。他故意把林思琪的上身抱起,在林思琪羞愤的目光下肆意的揉,弹,按,捏,挑,撚,不断玩弄着她的阴蒂,左手也在她的大奶子上肆意揉捏著,然后故意调笑道。

“放开我……”

亲眼目睹自己神圣的处女私密地被一个肮脏龌龊的陌生老头肆意玩弄,林思琪那种异样的快感更加强烈了。浑身泛起潮红色,一股股快感从阴蒂处席卷全身,如同海浪般一浪高过一浪,将她的灵魂淹没。而晶亮的也小穴一张一合的,如同呼吸般,随着快感的越来越强烈而越来越觉得空虚难耐。双腿不由得死死的并在一起,使劲揉搓著。

“……阿香……那边的草丛……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而就在这时,一道模模糊糊的声音从草丛外的校舍方向传来,好像是刚才上厕所的女生已经出来了。

林思琪悚然一惊,听着不远处的女同学声音,再感受看着自己被陌生老头玩弄阴蒂的样子,那种异样的感觉顿时像是海浪一般瞬间到达高峰,再加上此刻老头那奇丑无比的脸突然凑上来将她的嘴吻住,下面在阴蒂上玩弄的手也突然插入空虚难耐的小穴中,使得她的灵魂瞬间颤栗起来,如同得了羊癫风般,娇躯痉挛不已,眼睛死死上翻,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意识,大脑一片空白。

黑暗中,只有大量晶亮的淫水从被老头插入的小穴中喷溅出来,如同河水决堤般,发出’ 滋滋’ 的声音,顿时,一股浓重的骚味弥漫开来。

“好浓的狐臭味……”草丛外,另外一道声音响起,满是嫌恶的道,“还有这股骚味……该不会是那老头在这里撒尿的吧……”

“什么……”刚开始的那道声音变了,有些惊恐的道,“变态,阿香,我们快走……”

说著伴随着’ 哒哒’ 的脚步声,那些声音就渐渐远去,显然那几个女生已经走了。而这个时候林思琪也终于回过神来,神倦意足,身体酥软的躺在老头的怀里,闭着眼睛,任由老头那满是腥臭的舌头在她口中搅拌,和他的手指在自己小穴中抽插玩弄,发出噗滋噗滋的水响。

“怎么样,闺女,老头子弄得你还舒服吧~”

老头松开嘴,抬头嘿嘿淫笑着。而林思琪则慵懒的睁开眼睛,娇媚的看了一眼老头,一言不发。林思琪眼中满是因高潮而产生的泪水,这娇媚的眼看的那一个春波荡漾。顿时,老头心中也是一荡,嘿嘿淫笑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承认了啊。不过闺女,这还不是最爽的,接下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极乐世界~”

说著,他将手指从满是淫水的小穴中抽出来,起身走到林思琪那柔若无骨的娇躯前面将自己的裤子脱下,露出他那高挺的鸡巴来,而林思琪懒懒的看了那鸡巴一眼,想要不屑的说些什么时眼睛却突然蹬大了,只见那老头虽然个子矮小枯瘦,但肉棒却惊人的大,粗略的看上去足足有二十厘米长,婴儿拳头那么粗,在黑暗中挺立间,仿佛一杆长枪般。而且一股不知多久没洗过才会产生的骚味顿时铺天盖地的弥漫了开来,混着他身上的狐臭味,那种味道别提多恶心呛人了。

“不……不要……”林思琪惊恐的大叫。

“嘿嘿,闺女别怕,很爽的。”

老头在林思琪惊恐的目光中将她的双腿盘在自己的腰上,肉棒紧紧顶着满是淫水的小穴,双手将她双手合拢在脖子后面然后轻喝一声“闺女,接好了”后就猛的把林思琪抱了起来。然后瞬间撒手,失去支力,林思琪下意识的抱紧老头的脖子,而屁股则不受控制的往下一坐,使得老头的大鸡巴瞬间就捅入了她的小穴中,发出’ 噗滋’ 的一声闷响。

“啊……”

处女膜初破的剧痛和巨大肉棒的猛然捅入使得林思琪的小穴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撕裂感,而实际上如果不是早先高潮了几次使得她的阴道变得无比润滑和相对松弛,此时林思琪的小穴早就被撕裂了。而就算是这样,林思琪还是感受到了一阵仿佛能疼死过去的巨大痛感,阴道软肉剧烈收缩著,她翻白着眼睛,惨叫出声,而还没有完全等她发出声音,老头就一把将她吻住,因剧痛松开双手而下坠的身体也被老头托住柔臀,并上下颠了起来。

“嗯……嗯……”

剧烈的痛感和一丝悄然产生的快感混合起来,使得林思琪身体痉挛,发出奇怪的哼哼声来,双眼翻白,意识一片空白,任由老头将自己像个人偶一样上下抽插著。一丝丝鲜红的血液顺着老头的鸡巴和阴囊流淌下来,滴到草丛上。

“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

水声逐渐变大,而肉体撞击的声音也不绝于耳,黑暗中,老头一下一下的颠著林思琪的身体在她的小穴中剧烈抽插著,带出一团团粉红色的嫩肉和粘稠的白色泡沫。林思琪也感觉到痛感渐渐消去,一股难以形容的强烈快感从充实的小穴中弥漫出来,如同触电般,一波一波的快感随着老头一下一下的抽插而不断冲击着她的灵魂。

“嗯……呀……好爽好爽啊啊啊,鸡巴好大……小穴好充实……”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头松开了堵住林思琪的嘴,而是转向了她那上下颠簸不已的大奶子,双手也不在抱着她的腰,而是转由林思琪自己死死的抱着老头的脖子,双腿死死盘著老头的腰,重心落在被抽插的小穴上。老头只负责一下一下的把雪白的粉臀往上推,不断抽插著林思琪那紧绷著的小穴,“呀哈……我的小穴被老头操了啊……啊……被一个肮脏的老头操了呀……被老头的脏鸡巴操了呀……被露天的操了呀……呀呀……”

林思琪甩著头,舌头伸出来老长,流着口水,双眼翻白,笑的异常淫荡,不住嘿嘿淫叫着,就像被操傻了一样。

“是吧,很爽吧……”

老头也有些气喘吁吁,毕竟支撑著林思琪操她还是很需要体力的。不过他此时淫笑道,“还有更爽的呢,不过我们要回屋玩……”

“……呀呀呀……嗯嗯嗯……不,不行呀呀呀……回去,回去要要要,要经过校舍……会被被被,被看到的啊啊啊啊~”

林思琪大声浪叫着,不过她还是保留了一丝理性,闻言淫叫着反对道。

“嘿嘿,没事……只要你不叫出声,我跑快一点就没事了……”

“不……不行……”林思琪淫叫。不过等到老头朝着草丛外跑起来后她就说不出来了,娇躯剧烈的上下颠簸著,使得肉棒顶到最极限,就连已经进不去的部分也连根没入——老头的龟头已经顶入了林思琪的子宫中!“……噗滋噗滋噗滋……叽叽叽叽……啪啪啪啪……”

老头大步跑着,而林思琪则身体痉挛颤栗,死死的咬住嘴唇一言不发,只有啪啪的肉身撞击声和噗滋叽叽的抽插水声在寂静的夜中回荡,很快就到了校舍楼前。

“嘿嘿……”

老头低声淫笑着,突然停下了抽插,将肉棒拔了出来,抵在小穴口上。

“怎么了,快操我操我啊……”

肉棒拔出后,林思琪还挺著小穴往前拱了几下,急切的想要肉棒重新插入,可等到她怎么弄肉棒都有不进去的时候,她终于睁开眼睛,急声道。

“嘿嘿……闺女,你在这神圣的校舍楼下面说这个真的好吗?而且里面还有你的同学呢,这么急着让我操你,不怕她们出来看着?”老头故意将肉棒在林思琪小穴上面滑动了几下。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操我嘛,快操我吧。快在神圣的校舍楼下面操我吧,快在满是同学的校舍楼下面操我把!”林思琪将大奶子使劲往老头身上磨著,粉臀也往前挺著,不断用小穴摩擦着肉棒,淫叫道。

“操你的什么?”老头挺着肉棒,引而不发。

“草我的小穴啊……”

“用什么操你的小穴?”

“用你的大肉棒来操我的小穴啊……”林思琪带上了哭腔,扭动着粉臀,哭着道,“快插我的小穴,捅死我吧,我求你了……”

“好吧,那我就操你的小穴吧,用我的大肉棒草死你!”老头听着校舍楼上似乎有门被打开的声音,赶紧不敢耽搁,猛的将肉棒一挺,直接插入林思琪的小穴中,深达子宫,发出噗滋一声闷响。然后急忙大步朝守卫室跑去,林思琪的娇躯也因此重新晃荡起来,从小穴处发出连续不断的啪啪啪声和噗滋噗滋的水声。

02高潮叠起,欲仙欲死

老头跑到校舍的大门前,回头看了一眼校舍,见到那个开门的学生还没下来,只有’ 哒哒哒’ 的下楼梯声音在回荡后。他停下身来,在昏黄的灯光下肆意揉捏著林思琪的粉臀,接着他双手将林思琪的粉臀往两边扒开,露出她那不断收缩,满是淫水的屁眼来,然后在林思琪疑惑的目光中将她的屁眼往前一推,贴在那竖管状的门把手上。而且不由分说的就把她的粉臀往上一推,接着松手,顿时就在肉棒猛的抽进林思琪小穴深处的同时铁管不断摩擦她的屁眼来。

“……啊啊啊……嗯嗯嗯……你,你干什么……呀呀呀……好凉……呀呀呀……”

浑身滚烫的林思琪在接触到门把手的时候娇躯猛的一颤,屁眼瞬间受凉收缩,带动着小穴也变得更加紧缩,使得鸡巴出入变得困难起来。可随着铁管的不断摩擦,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屁眼处传来,小穴中滚烫的坚硬和屁眼处冰凉的坚硬交织在一起,冰火两重天,使得林思琪大声浪叫起来。

“嘿嘿……”老头淫笑着道,“校舍上有学生下来了呦,你要被看到了哦~”

“不……不要,要要要……赶紧进屋呀呀呀……嗯嗯嗯……”林思琪一惊,小穴收的更紧,快感更加强烈,那种马上就要被发现的惶恐感使得她的快感更加强烈了。

“嗯?又是不要,又是要的,到底要不要呢?”老头调笑道,“你听,那个学生到二楼了哦,已经正在往下下楼梯了哦,她马上就会看到你被操的样子,马上就会看到我们的清纯校花被一个老头操了哦~”

“……不要……呀呀呀……不要……”

林思琪狂甩著头,不断插入阴道深处,顶到子宫里的肉棒弄得她欲仙欲死,屁眼处的冰凉也弄得她灵魂颤栗,再加上即将被同学发现的惶恐感,使得她小穴剧烈收缩,马上就要高潮了。

“嘿嘿……”

老头也不敢玩火,在调笑了林思琪一下后,听着那脚步声已经到了一楼正在往这走来的时候,他赶忙开锁跑出大门然后锁上,并在那个人出来的瞬间闪身跑到了门卫室面前。

“我就在外面操你怎么样?”老头贴著林思琪的耳朵小声淫笑道。

“……嗯嗯嗯……不呀……不行呀……会被发现的呀呀呀……”

林思琪双眼迷离,随着身体的上下颠簸视线也晃荡不定,不过她还是看到了外面的样子。这外面是一条南北向大道,而在大道的对面,就是另一栋校舍,还是男校舍。于是她低声浪叫道。

“嗯?什么声音?”

就在这时,一道女声从被锁住的大门内传来,满是疑惑,而且听着脚步声,她似乎还走了过来,接着大门一响,似乎正趴在大门的缝隙中往外看。

林思琪一惊,牙齿死死咬著嘴唇,右手也捏住鼻子,努力憋著,坚持不发出声音。黑夜中,只有’ 啪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和’ 噗滋噗滋’ 的水声在回荡。

“……奸夫淫妇……”那人低声嘟囔了一声,声音中满是厌恶,但是她不知为什么,却并没有走,依旧留在那里听着声音,而且还努力的扒著门想要偷看,“一个老头也敢叫鸡。”

原来,她根据空气中弥漫的狐臭味,还有在外面操穴的情况,判定了是老头在叫鸡。

‘ 这个是……孙楠楠?’ 林思琪听着声音有些耳熟,在身体的晃荡和不断涌来的强烈快感中,理智如同波浪滔天的大海中一只纸船般,在随时都会沉没的的情况下苦苦搜寻着这个声音的信息,而过了片刻,在她双眼翻白,身体痉挛的时候,她终于想起来这个人是谁——正是她的闺蜜,胆子一向很大的八卦女,孙楠楠!’ ……嗯嗯嗯……原来我是鸡啊……闺蜜说我是鸡呀呀呀……嗯……我是鸡呀呀……只要有钱,谁都可以操的鸡嗯嗯嗯……’ 顿时,林思琪的身体痉挛了,那种被好友偷听自己被操的羞耻感和随时都会被发现的惶恐感交织在一起,还有憋着气,努力不发出声音的窒息敢,混合著从小穴里传来的强烈快感,使得她的理智瞬间被淹没了,纸船倾覆,大脑一片空白。双手死死的搂着老头的脖子,双腿也死死的盘著老头的腰,粉臀死死的往前顶着,努力让小穴将肉棒吞的更深,直抵子宫的尽头。仰著头,再也忍不住,就要高声淫叫出来,不过老头眼色快,赶忙伸手双手,将她的鼻子和嘴死死捏住,连呼吸也不能。

顿时,林思琪双眼死死外翻,娇躯紧绷,剧烈痉挛了起来,在窒息和快感中,她的身体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潮红一片,鸡皮疙瘩也浮现了出来,满身都是。

然后过了有一两分钟的样子,林思琪紧绷的娇躯松弛下来,头一歪,没有了动静,也不知道是高潮的昏了过去,还是被憋死了。

“哗哗哗……”

而老头则无声的淫笑了一下,看了大门一眼,一手搂住林思琪那酥软的娇躯,一手从林思琪的屁股下面捞进去,抓住她那如同馒头一般,满是淫水,滑不溜手的小穴,猛的往外一拔。

顿时黑暗中,随着一道如同什么东西从真空拔出来发出的’ 啵’ 一声闷响,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响了起来,一股浓重的骚气也弥漫开来。

“想不到这老头还蛮厉害的……”大门后面传出了孙楠楠的嘟囔,接着脚步声响去,显然,她认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就凭老头的身体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所以走了。

“嘿嘿……”

老头淫笑着,就这样一手搂着林思琪那香汗淋漓,酥软无比的雪背,一手抓着她那鼓鼓的馒头逼,一脚将门卫室的大门踢了开来,大步走了进去。

屋里的装设很简单,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东面的一扇用防盗网保护起来的大窗户和窗户下面的陈旧办公桌,桌子上一些书籍和水,糖果之类的杂物,一张木床,以及床后面一扇用布帘子遮住的门,通向仅能容纳一人行走的浴室。

老头进来后用胳膊将门撞上,然后紧紧的抱着林思琪,将抓着她馒头逼的手伸出来把门栓上。顿时,因为不透风,屋里的狐臭味更加浓重了。

“多好的闺女啊,啧啧。”老头把满是晶亮粘稠淫水的手放在眼前仔细的观赏,张开枯瘦的五指,一丝丝白色的粘液在他满是老年斑,如同树皮般的手指间形成晶亮的丝线,并慢慢下坠,落到林思琪的脸上,“这淫水,真香。”

老头贪婪的将满手的淫水舔了个干净,然后把林思琪平躺着放到了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露出她那馒头一样的小穴。而老头操了那小穴这么久,到现在才真正看清它的样子。

光滑无毛,粉红色的阴唇外翻著,满是粘稠晶亮的淫水,因为刚把鸡巴拔出而被肉棒撑大的小穴还没有合拢,嫩嫩的,一开一合,如同在呼吸般,不断吐出一股股的透明淫水,很快就把床单弄的湿透了。

而刚刚高潮过后的林思琪,娇躯也是绯红无比,浑身香汗淋漓,面色满足,两个大奶子挺立,随着她的呼吸而颤颤悠悠的晃动,煞是诱人。

“嘿嘿,真好,这样好的闺女,怎么说也得干出一个’ 正’ 字,才能对得起我啊。”

老头淫笑了一声,随手拿起一只不怕水的记号笔,在林思琪的小穴和屁眼之间,也就是会阴的位置,画了一道横线,作为’ 正’ 字的第一个笔画。接着,他弯下腰,跪在林思琪的身前,把头埋到林思琪的馒头逼上,大口大口的舔弄起来,发出阵阵口水声。

“嗯~~”

林思琪皱眉,发出无意识的哼哼声,娇躯也拱起来,想要逃避老头的舔弄。

毕竟她刚刚高潮过,小穴敏感,这个时候舔她,就不是爽了,而是会非常难受,就想是男生高潮射过之后不能在接着操穴一样。

但是无论她怎么躲都没用,老头如影随形,接着伸手将她的胯部按住,更大大力的舔弄起来,特别是阴蒂,更是得到了特殊照顾。

“啊……啊……”

林思琪发出了像哭一样的呻吟声,娇躯颤抖,挣扎不已,粉拳如同下雨一般朝老头打来。但是没用,老头直接用牙齿咬住她的阴蒂,狠狠的磨著。

“啊……啊……”

林思琪娇躯一拱,直接醒了过来,看到老头正在舔自己的小穴,愣了一下,似乎非常震惊,难以置信的道,“刚才,刚才的那些,都不是梦?”

“当然不是梦啦。”

老头淫笑了一声,满脸淫水的将嘴从阴蒂上松开,换一只手撚上去,另一只则拿来旁边桌子上的装着凉水的瓶子直接贴在林思琪的屁眼上,淫笑着道。

“你你你,你放开我,我要告你强奸!”林思琪瞬间崩溃,大哭着道。

“闺女,我这是在帮你,怎么就成强奸了呢,现在的小青年真是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老头摇了摇头,似乎很是痛心,接着将头埋到林思琪的大奶子上,大口舔了起来。

“……啊啊……我不告你强奸了,只求你放我走,不要舔了好不好?”林思琪面色恐惧,赤裸的娇躯痉挛,难受的感觉中开始掺杂了一丝快感,她哭着道。

“不行啊闺女,帮你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的欲望还没有完全发泄出来呢。”

老头摇头。

“……啊啊……嗯嗯……别舔了……好难受……小穴好难受……”

难受的感觉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强烈的快感弥漫开来,一阵阵空虚的感觉从小穴中传来,使得她的理智完全消失,林思琪哭喊著道,“小穴好难受啊……”

“我可以帮你让它不难受,闺女你要不要我帮啊?”老头淫笑。

“要要要啊啊……我要……”

“那说’ 操我’ ,说’ 爷爷,用你的大鸡巴操我’.”

“快,快操我啊,爷爷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啊!”林思琪如同杜鹃啼血,娇躯痉挛的道。

“好嘞!”

老头淫笑一声,对准小穴,将腰一挺,瞬间将鸡巴捅入林思琪的小穴中,卷带起小穴周围的嫩肉都随着鸡巴深陷到了里面,发出噗滋一丝闷响。不过在小穴外面,还是有一截粗大的鸡巴没有进去,都已经顶到子宫口了,林思琪的阴道还是无法完全容纳老头的肉棒。

老头把林思琪扶起来,靠在墙上,端着她的脸往下身看,道,“看到了没有,闺女你的小穴被我的肉棒插进去了。”

林思琪迷离的目光随着老头的手看下去,只见老头那稀疏发黄的阴毛下面,一根留在外面小半截的大鸡巴正插在自己那粉嫩满是淫水的小穴中。那根肉棒足足有婴儿拳头那么粗,漆黑漆黑的,与自己那粉红肉嫩的小穴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且因为那根鸡巴太过于巨大而使得小穴被撑的滚圆滚圆的,连小穴周围的嫩肉都被带进去了,形成一个凹形。

“嗯嗯……看到了,讨厌,爷爷你的漆黑大鸡巴插进人家的粉嫩小穴了……

人家的小穴都被你撑爆了……“林思琪一脸的淫荡,那种亲眼目睹自己的小穴被鸡巴插入的情景使得一股异样的快感从她的灵魂中弥漫开来,如同触电般,小穴剧烈收缩,娇躯颤栗,流着口水道,”快操我啊,操死我啊!“

“爷爷也想操你。”老头感受着小穴中突然加大的紧绷度和不断蠕动允吸的软肉,强烈的快感袭来,使得他险些没把持住不再调教林思琪而直接开干,暗道一声极品,他淫笑着对着林思琪道,“可是爷爷的大鸡巴无法全部插进去怎么办,闺女你的小穴太短了。”

“……不是还有…子宫嘛……你操进我……我的子宫里来……不就……不就能全部插进来了嘛……”林思琪媚眼如丝。

“嗯,闺女你真聪明,不愧是年级第一名。”老头淫笑了起来,然后道,“闺女,你就看好了,看我操进你的子宫!”

说著,老头就淫笑着把林思琪的双腿抱了起来,摆成M形架在林思琪的香肩上,让林思琪自己抱着,而他自己则把鸡巴抽出,带出一片淫水后,将林思琪屁眼下的水瓶拿来起来,随手拧开,把口塞进林思琪的屁眼中,就咕噜噜的灌起水来。

“呀呀呀……屁眼肠子好凉啊啊啊……爷爷不要……”

林思琪娇躯顿时僵住了,滚烫的屁眼突然被凉水一灌,温度瞬间降了下来,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使得她的娇躯一阵颤栗。

“给小穴降降温,才能玩的更久,爽的更久,才能把欲望发泄的更加彻底,闺女,爷爷是为你好啊。”

老头则嘿嘿笑着,不管不顾,把瓶子拔出来又往林思琪小穴里塞去,剩下的凉水瞬间一拥而入,将阴道灌满甚至流到了子宫中。林思琪高声尖叫起来,嗓子都嘶哑了,娇躯剧烈的抽搐,异样的快感瞬间将她淹没了。

而直到这时候,老头才扔下手中的瓶子,一手扶著腰,一手扶著粗大的鸡巴,在林思琪的小穴上摩擦了几下,屁股一动,猛的往里一捣,瞬间齐根没入,冰水四溅。

顿时,林思琪娇躯痉挛更加剧烈,也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爽到极点,她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嘴巴大张,口水也大量低落,双眼翻白,娇躯痉挛,大小便都失禁了,一股黄色的尿液直接尿在老头那近在咫尺的阴毛上,发出浓浓的骚味。

“嘿嘿……爽吧。”老头嘿嘿一笑,把鸡巴抽出,带出大团嫩肉,然后猛的顶进去,剧烈的抽插起来,发出啪啪啪的肉身撞击声和噗滋噗滋的水声。

“……爽……爽呀呀呀……嗯嗯嗯……啊啊啊……”

林思琪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狂甩著头,嘴巴大张,尖声淫叫着,“好爷爷……好爷爷……嗯嗯嗯……呀呀呀……”

老头伸手,使劲的捏著林思琪的大奶子,鸡巴噗滋噗滋的操著,如同砸钉子般,猛插猛捣,根根尽没,操进林思琪的子宫中,淫水四溅,操的林思琪的淫水都变成了白色的糊状物。

“……啊啊……嗯嗯……呀呀……爷爷爷……我好……好爽呀……你的鸡巴好粗啊……子宫要被操破了……不行了呀……”

极度强烈的快感从小穴和子宫中传来,滚烫的肉棒和冰凉的水,共同刺激著林思琪的灵魂。林思琪狂甩著头,发出如杜鹃啼血般的淫叫声。

“……要泄了啊!!!!”

淫叫着,她猛的低下头,死死的盯着自己被大鸡巴狂操的地方,娇躯如同羊癫风般剧烈的抖动起来,连老头都险些没压住她。

“嘿,闺女……”

老头的身体也忍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激烈,啪啪啪的声音几乎连成了一线,连噗滋噗滋的水声都被压的要听不见了。最后,他猛的捣入子宫后,死死的顶着子宫壁,抱着林思琪,不动了。

而林思琪的淫叫声也到了顶峰,也死死的抱住老头,小穴死死的往前顶着,娇躯颤栗著不动了。

半晌,老头才放开林思琪,林思琪则软软的倒了下去,似乎已经昏迷了。

“爽,真是好爽,好久都没这么爽过了。”老头站了起来,似乎有些头晕,枯瘦的身子晃了晃,然后猛的一甩头,稳住身子,咂么著嘴,感慨道。

“只可惜……”

他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摸著自己枯瘦紧缩的阴囊,道,“已经没有精液了,无论怎么样都已经射不出来了,只能射出一些前列腺液。要不然把精液射进这闺女的子宫中,多好。”

他遗憾的叹着气,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凌晨一点多啦,这闺女早上还要上学呢,得赶紧把她弄醒,然后给她洗洗澡,送回去睡觉啊。”

说著,他走进浴室里接了盆水,走到床前时心中却是一动,淫笑着打开门,将水盆放在了外面的大路上。然后转身到屋里将林思琪以抱着小孩尿尿一样的姿势抱了出来。

双手抱着她的大腿,把林思琪的小穴朝着大道对面的男生宿舍楼挺了一下后,才蹲下身来,把林思琪的两腿靠在膝盖上,一只手拖着她的粉臀,一只手抄著水往林思琪的小穴上使劲的搓了搓。

抄著水,将林思琪小穴上粘稠的淫水洗干净后就扒开她的阴唇,朝她那满是淫水被操成白色粘稠物的小穴一把一把的抄水冲了起来,在黑暗寂静的夜里发出哗啦啦的水响。

“……嗯?”

受到凉水的刺激,林思琪娇躯一震,幽幽醒了过来,见到自己被老头在大道上,如同撒尿一样的姿势朝着男生宿舍楼洗著小穴的时候,小穴一缩,嗲声道,“爷爷,你好讨厌,干嘛在大道上给人家洗小穴啊,被人看到了该怎么办?”

“外面凉风习习的,吹得多舒服啊。而且被那伙男生看到了不更好吗?一群鸡巴同时操你,不更爽吗?”老头朝着林思琪的耳朵哈了口气,道。

“讨厌~”林思琪白了老头一眼,把大腿叉的更开,任由老头肆意把玩冲洗著自己的小穴。

“嘿嘿。”

老头嘿嘿一笑,把林思琪抱入了水盆中。盆很深,水也很多,直接淹没了林思琪的大奶子,不过却有点小,林思琪只有把膝盖窝架在盆上,小腿翘在外面才能行。

老头在后面抱着她,将她的大腿分的更开后把手伸入水中,并起手指,开始做出抽插的动作,掏弄起林思琪的小穴来,而随着他的动作,一股股略带白色的

颜色从林思琪的小穴中弥漫开来——这是林思琪的淫水和老头射出的前列腺液的

混合物。

老头就这样对着男生校舍楼掏洗著林思琪的小穴,过了一会儿林思琪的小穴不在流出略带白色的东西后,他咬著林思琪的耳朵道,“闺女,你真骚,我都操你那么多次了,还能流出淫水。我一边洗你一边流,怎么可能洗的干净嘛。”

林思琪红著脸,轻哼一声,“你以为为什么啊,还不是爷爷你手指不老实,洗就洗吧,干嘛玩我的阴蒂,还在人家的小穴里搅拌,都插进子宫了。”

“我这不是想给你洗的更干净嘛,毕竟给全华县著名的清纯校花洗逼的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老头淫荡一笑。

“讨厌~人家不理爷爷你了。”林思琪把头一横。

“好好,爷爷错了好不好?”老头淫笑着,半是玩弄半是清洗的把林思琪的粉臀,屁眼,小腹,奶子,大腿,小腿,粉背,长发通通洗了一遍,最后换了遍水,全部冲洗干净后,他递过内裤和奶罩来道,“好了,穿上赶紧去睡觉吧,闺女你明天还要上课呢。”

“上课,什么上课?”

林思琪一愣,歪头迷糊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是个学生,明天还需要上课,在连续不断的操穴高潮和被玩弄中,自我保护封印起来的记忆如潮水般复苏涌来,如同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一样,恍若隔世,陌生的自己都不敢相信。

林思琪顿时就如同被雷击了一般,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浑身直哆嗦,暴露在外面的大片肌肤如同进入了南极冰窟般,涌现出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呆了一会,她转身踉踉跄跄的跑进校舍中。

而老头也收敛了淫荡的笑容,沉默著看着林思琪那略带绯红的雪白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